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豈言不相思

更新時間:2019-10-05 12:12:08

豈言不相思 連載中

豈言不相思

來源:掌讀520作者:鳳色妖嬈分類:言情主角:云輕夜墨

主角是云輕夜墨的小說是《豈言不相思》,是作者鳳色妖嬈所編寫的穿越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通曉百獸,能和百獸溝通,算不算特異功能? 高級動物心理師,穿越成懦弱無能王府嫡女。后母狠毒,繼姐無恥,通通沒有關系!萬獸在手,萬壽我有! 唯獨惹上某黑心太子,竟被一吃再吃,吃了又吃…… “我要指揮萬獸軍,踏平你的太子府!”某女奮起反抗。 “孤王不御獸,只御人,你懂的,愛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嘩啦……大廳的門一下子被人擠破,摔進來兩個人。

“戰飛,你干什么推我!”荊遠帆一腳踹到戰飛身上。

“荊遠帆,是你往前倒把我帶進去的!”戰飛也不客氣,截口反駁。

忽然,感覺到一股森寒的視線,兩人看向夜墨,齊齊打了個寒戰:“殿下您繼續,我們什么都沒有看到。”

雖然留了云輕和夜墨單獨在里面,可是太子身邊怎么可能沒有人守護?他們只是盡自己的責任罷了,誰想到會聽到這么勁爆的內容?

不過看看美到極致的殿下,再看看兇霸霸的云輕,怎么就覺得云輕說的那句對太子負責,好像也沒有說錯呢?

兩個人你推我擠地滾出去了,還不忘把門帶好。

夜墨的臉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他所有的威嚴經今天一事之后,只怕都會被云輕敗光。

他的性子,越憤怒,笑的越燦爛。

唇角勾起勾魂奪魄的笑容,夜墨說道:“對孤王負責?”

嗚嗚,這個男人能不能不要笑,這笑容太可怕了。

如果這世上有一個人笑比怒還可怕,那一定是太子。

云輕縮了縮脖子,強笑著:“殿下聽錯了,我的意思,是對殿下的毒負責。”

之前她墜下山崖的時候曾經砸了夜墨的一瓶藥,只憑氣味,她就判斷得出那藥的大致成分和效用。那瓶藥是解毒的,而且是不徹底的那種解法。

夜墨瞳孔倏然一縮,一只手慢慢沿著云輕的脖頸摩挲:“你猜,你知道了孤王的毒,孤王還會不會放過你?”

“殿下如果殺了我一定會后悔的。”云輕現在不怕了:“殿下用的藥只能緩解毒性,可是我能為殿下徹底解了這毒!”

聽到這話,夜墨的動作頓了一下,可是立刻,他就收緊了手指。

“你說,孤王就信?”這毒伴隨著他已經有二十多年,問遍天下名醫,都只能壓制而已,云輕才幾歲,居然夸口說能解了這毒。

“殿下不信我,也不信南詔嗎?”云輕忍著喉嚨的痛意:“殿下當知我南詔多秘術,在別人看來復雜的東西,在我南詔看來,卻未必有多困難。”

云輕又把南詔扯出來當虎皮,幸好她出身的那個地方古古怪怪的,什么事情都能往那里扯。

“殿下,這毒深入體內,隨血遍行全身,只用藥物是沒有用的,必須將全身的毒血拔除才行!”

夜墨瞇著眼睛,這個女人說不是沒有道理,但拔除毒血,談何容易?

“拔毒血這事人做不了,可是有一種動物能做……”云輕露出討好的笑:“殿下忘了,你是找我來馴鷹的,我能驅使得了那種動物幫你拔毒。”

換言之,別人都做不了的事情,只有她能做。

云輕深知這是她最后的機會,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她如今知道太子身上的毒,如果不能說服他,離死也就不遠了。

畢竟他身在太子這個位置,就有無數的明刀暗劍,不說別的,一旦這個消息泄露出去,只皇后和玄王就絕不會放過他。

如果他不想這件事情泄露出去,就只能將她滅口。

“殿下……”云輕輕輕地叫:“反正也沒有別人能解得了殿下這毒,殿下何不讓我試一試?”

夜墨的手依然放在云輕的脖上,可是卻沒有再加力。

他打量著云輕,在思考,也在衡量。

這個女人說的事情委實太誘人,他從出生起就中了這毒,如果不是有奇遇,早在五歲的時候就該死了。這些年來皇上那一家人一直對他多有顧忌,就是不能確定這毒是不是還在。

如果這毒能解……

那這天下,還有什么攔得住他?

可是,萬一這是這個女人的緩兵之計呢?

這個女人狡猾奸詐,不可以常理度之。

云輕看出他在想什么,嘆了口氣說道:“殿下,我不敢逃跑的,我是南昭的王女,就算不為自己著想,難道也不為南昭王府幾百條人命著想嗎?我能跑到哪里去呢?”

云輕美眸眨動,擺出自己最誠懇的樣子。

“女人,你只有一次機會。”夜墨同意了,一個身中劇毒的人,面對著可以解毒的機會,任是誰都沒有辦法拒絕。

云輕目光一跳,有一抹喜色,只是還沒有來得及綻開,夜墨忽然低頭,狠狠咬上她的唇瓣。

這不是親,就是咬,牙齒在云輕的唇瓣上狠狠交錯,云輕甚至能感覺得到自己唇瓣上的肉在夜墨的牙齒間變形……

夜墨似乎要借著這個動作,把被這個女人非禮的氣都出出來。

好疼啊!一股血腥味蔓延在口中,云輕知道肯定破了。

她的手腳都被夜墨壓住,動也動不了,想要轉頭,卻又被那個**太子固定住,讓她只能被動承受著他的啃咬。

一道血線從兩人的唇間滑了下來,夜墨終于停下,一翻身從云輕身上起來。

云輕用手背輕觸嘴唇,一碰到傷口,就疼得她一哆嗦。

“從來沒有人能威脅孤王而不付出代價。”夜墨冷冷說道:“女人,你最好牢牢記住這一點。”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

云輕慢慢坐起來,她的衣服都被夜墨撕壞了,只能勉強遮住身體,她拉了幾下沒什么用,索性也不去管它了。

之間在城門前聽說太子的脾氣不太好,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太壞了!睚眥必報,一點虧也不肯吃。

可是想想他報復的方法,云輕又忍不住覺得想笑。

不是說他最不喜歡和人接觸么?用這種方法,難道不是他自己更難受?

至于她,只當是被狗咬了一口就好,而且,還是只特別漂亮的狗。

擦干凈唇邊的血,又碰了碰自己唇上的傷口,正想起身離開,忽然門外響起敲門聲。

云輕一驚,生怕是夜墨又回來,可是想想那個男人才不會這么有禮貌的敲門,也就放下心來,沉聲說道:“背對著門,進來!”

她一身這個樣子,快趕上前世的比基尼了,可不想給人看見。

要知道,自打她進太子府以來,連個婢女也沒見到,外面的人不用想也是個男人。

門開了,戰飛果然老老實實地背對著門,說道:“云王女,殿下召你去后園。”

后園,聽起來像是個花園,到那里去干什么?

她在房間里描了一眼,見著一簾輕紗,隨手一扯裹在身上,淡聲說道:“走吧。”

小說《豈言不相思》 第一卷 云落歸離第15章 繼續,我們什么都沒看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校園小說
  2. 青春小說
  3. 歷史小說
  4. 輕松爽文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