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一見要鐘情

更新時間:2019-09-29 14:02:57

一見要鐘情 已完結

一見要鐘情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迷迭香分類:言情主角:聶雨絨謝翊琨

獨家小說《一見要鐘情》由迷迭香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聶雨絨謝翊琨,內容主要講述:初次見他,他猶如畫中的男子,穿過雨霧,朝自己走來。后來,她知道,他有一個猶如罌粟一般讓人害怕的稱呼“毒蕈!”有種愛情,一旦涉足,便無法自拔,不能自救。聶雨絨說:“那年初見,你輕揚如漫天柳絮,看到你,我的笑容燦爛得猶如盛開的薔薇。”謝翊琨說:“等到天空放晴的時候,也許我會好好再愛你一遍,這一生,我的世界,只剩下萬里陰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聶雨絨突然之間,感覺到周圍都變得恐怖起來,夜黑風高,四下無人,而且還是晚上,微風吹來樹葉沙沙作響,這樣的環境讓她不由害怕,畢竟,她只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

聶雨絨看著遠處躺著的毒蕈,她最終忍不住上前,想看他是不是活著。

聶雨絨來到毒蕈跟前,她伸手搖了搖他:“你沒事吧!”

“醒醒啊,醒醒啊!”

“醒醒啊,醒醒…嗚嗚!醒醒啊!”

此刻的聶雨絨仿佛被徹底嚇傻了,眼前躺著的這個滿身是血的男子,他是不是已經死了?怎么辦,她感覺到周圍都變得陰森可怖。

終于,她在這一刻被嚇得大哭了起來,她一步步的退后,不敢再靠近那具“尸體”。

“我還沒死呢!”突然之間,微弱的聲音從那個原本已經‘死了’的毒蕈口中傳出。

“你,你沒死嗎?你真的沒死嗎?”聶雨絨一看到毒蕈坐了起來,她微微一愣,顧不上擦眼淚,趕緊爬了過來,她已經忘了對方面容恐怖,只要他此刻還活著就好。

毒蕈依舊閉著眼睛,他疲憊不堪:“放心,我沒事。”他的語氣雖然微弱,可是,聶雨絨能夠聽到他言語之中的疏遠,冷漠。

毒蕈翻身坐了起來,他語氣微弱而冷漠:“再見。”

毒蕈說完,起身就要離開,聶雨絨對他這句再見微微一愣,一看他滿身是血的樣子,有些擔心:“那,你沒事吧!”

毒蕈語氣很淡:“沒事,剛才謝謝你。”

他說完毫不停留朝著大樹走去,最后順著大樹,帶著一身鮮血離開了。

聶雨絨站在原地發愣,這個人怎么這樣冰冷?自己怎么說也是幫了他不是嗎?他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三更半夜會來這里打架呢?而且還是一個人。

看著男子離開,聶雨絨一個人回到了房頂,找到水管的總閘,將水管放了回去。

第二天,天色已經大亮,淋漓的小雨落在屋外,聶雨絨打開窗戶,伸出雙手感受著雨滴落在自己手背上酥**癢的感覺,竟然也是那樣別致。

突然看著窗外的大雨,她想起了昨晚在樓頂看到的的那些玫瑰花,她迅速的下床穿上鞋,沒有雨傘,她就從旁邊拿了一書頂在自己頭上往樓頂跑去。

聶雨絨一路跑到樓頂,雨下的很大,她推開那扇小鐵門,跑進了樓頂。

可是映入眼簾的卻是另外一副景象,樓頂已經沒有任何的花草,那些開的妖艷無比的玫瑰花早已不知所蹤。

而樓頂上,此刻正站著一個打著傘的少年,他站在幾米開外的對面,大雨之中雖然看不清他的容貌,可是聶雨絨覺得隔著這層雨,他就像是站在畫里的人,身穿白色T恤的他,那般干凈脫俗,不染凡塵。

而樓頂的男子,也注意到了她。聶雨絨擁有一張小巧的鵝蛋臉,水汪汪的大眼睛,猶如琉璃一般奪目清澈,那雙眼睛里仿佛很是柔和平靜,一如她的人,看上去文靜溫柔。

聶雨絨此刻身穿淺粉色的短袖,淺藍色的牛仔短褲,短袖已經洗得發白,可是很潔凈,穿在她的身上看起來很溫暖。男子看到聶雨絨,他眉毛微微皺了一下,隨即展開,慢慢朝著聶雨絨走了過來。

她看到男子朝著自己慢慢走了過來,他猶如穿越重重雨霧,從畫中慢慢朝著自己走來,聶雨絨的心,明顯的跳動,她不敢相信地睜大眼睛,男子終于走近。

他面容俊逸,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的面孔上,有一雙邪魅而略帶憂郁的眼睛,他整個人給人一種陽光十足的感覺,除了那雙眼邪魅睛散發著淡淡的憂郁,這樣的男生,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聶雨絨在心里說,這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

男子面帶溫和的笑將傘前移,邪魅而又憂郁的眼靜靜看著聶雨絨,這樣近的距離他的聲音很輕柔地響起,:“下雨了,怎么不打傘?”

聶雨絨錚錚看著他,這般近的距離,他的聲音就像是從遠處飄來一般輕柔,一時之間她平靜了十五年的心臟,開始慌亂地跳動,她的面頰上浮上淡淡的紅暈,少女的嬌羞讓她顯得青澀異常,她結巴著說:“我,我是來看看,這里的那些玫瑰花有沒有被雨淋到。”

聶雨絨慌亂之下抬頭看到男子笑容溫和,那笑容猶如這雨天的一縷陽光,照進她的心間,就連這雨都變得浪漫起來。

“玫瑰花被我搬回去了,下雨了,你要看的話,進屋看吧!”男子說著示意她去那間樓頂的房屋。

聶雨絨跟著他緩步向前,來到門前,一股香氣飄散而出,映入眼簾的是滿屋子的玫瑰花,火紅的花瓣,妖艷欲滴,放眼望去,她覺得自己就像正處在整個火紅的花海之中,這是她生平見過最多的花。

聶雨絨明亮的雙眸之中閃爍激動的光芒,可是她也有些疑惑,于是她忍不住開口:“這些花,都是你種的嗎?為什么只有紅色的玫瑰呢?”

男子溫和一笑:“這些都是我幫姥姥種的,姥姥說,媽媽只喜歡紅色的玫瑰。”

聶雨絨已經完全沉醉在這些花朵之中,看著這滿屋子的玫瑰,她整個人覺得,這世間竟然有這樣美好的東西。

雨慢慢停了,天也大亮,聶雨絨轉頭看著身邊的男子,她生平第一次大膽地笑著問一個男生的名字:“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嗎?”

男生微微一愣,隨即他笑容溫和:“這個不重要,如果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叫謝翊琨。”

聶雨絨微微一愣,對他的回答感到有些奇怪,她感覺到,他對于自己名字,并不是很喜歡提及,聶雨絨微微一笑,她的聲音也很輕柔:“我叫聶雨絨。”她是一個溫柔安靜的女子,聶雨絨的笑,也很溫柔純凈。

謝翊琨聽了聶雨絨的話,他并沒有表現出多大的驚訝或者客氣,但是他說了一句讓白凈吃驚不已的話:“我知道。”

聶雨絨抬起頭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俊逸的男子,她睜著水汪汪的猶如琉璃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看著謝翊琨:“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之前就沒有見過你啊!”

聶雨絨來這里,也就半個月,自己被趕出來無家可歸時,被好心的王奶奶收留,她才來到這里的,之前她根本就沒有見過這個男生啊!

謝翊琨看著聶雨絨的疑惑,他也不解釋,只是淡淡一笑說:“我們下去吧!”

聶雨絨最后跟著謝翊琨出了樓頂,樓頂的那扇鐵門已經被鎖上了。聶雨絨好奇:“為什么要上鎖呢?”

謝翊琨俊逸的面龐上淺笑劃過:“因為,這里不允許別人上來,每天都會鎖著的。”

聶雨絨聽了這話之后,她心中更加疑惑:“可是,昨晚明明就沒鎖啊!而且我昨晚還上來過呢!”

謝翊琨不理會聶雨絨的疑惑,他淡淡說:“可能是昨晚忘了上鎖吧!”

謝翊琨已經下了樓梯,聶雨絨也沒再猶豫,跟著下了樓梯,奇怪的是謝翊琨竟然也去了一樓,他還進了王奶奶的家。

王奶奶已經在做早飯,廚房里飄出濃濃的飯香味,聶雨絨突然想起了自己要給奶奶做早飯的,一早上給忙著忘掉了,她連忙跑下去,跑進廚房,看到忙碌的老人之后,她滿臉自責:“奶奶,你不要做了,讓我來吧!我本來要做早飯的,結果我在樓頂玩,給忘了時間,對不起啊!”

王奶奶微微一笑,她面容慈愛,故作輕松地笑著開口:“沒事,你這孩子,就不要跟我客氣了。你說你這孩子每天起那么早做什么,你是長身體的年紀,應該多睡一會兒。”

聶雨絨聽到王奶奶的話,她心里感動,這個與自己非親非故的老人,這般慈愛,她心中感慨說:“奶奶,你讓我做吧!這樣我才能稍微心安理得,要不然,您好心收留我,我什么都不做,我就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里了。”

王秀琴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她布滿褶皺的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哎,好吧,那以后就由著你,趕緊吃飯吧!”

聶雨絨看到王奶奶已經做好了飯菜,她心中愧疚。幫著王奶奶一起將飯菜端到了飯桌上,她想起了剛剛進來的謝翊琨,卻不見他的人影,聶雨絨正好奇時,就看到謝翊琨已經換了衣服出來,他依舊穿得是白色的短袖,陽光明媚,俊朗異常。

這時王秀琴慈眉善目地說:“小琨啊!你這孩子,這段時間你好久都沒有過來看姥姥了,是不是把姥姥我忘掉了。”王奶奶笑容很柔和,言語之中雖有責備,但是讓人聽了,卻是無盡的寵溺。

聶雨絨此刻不敢置信的看著謝翊琨,又看了看王奶奶。這時,王奶奶笑看著向聶雨絨:“雨絨啊!這就是我的外孫小琨,是不是長得很好看?他從小就招女孩子喜歡。”

王奶奶的眼神里,飽含著些許驕傲,提起她的外孫,王奶奶好像又年輕了些許。聶雨絨突然之間有些局促不安,她沒想到,這個好看的男生,竟然是王奶奶的外孫,那他們以后是不是要,生活在一起呢!

謝翊琨邪魅的眼神里,透著些許溫和的光芒,他笑著看了看聶雨絨,輕聲說:“我聽姥姥說過你,也大概了解了你的情況,以后你就安心住在這里吧!也可以給姥姥做個伴。”

聶雨絨微微一愣,她的腦袋感覺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謝翊琨已經再次開口:“我平時都不在這里,平均一個星期來看了姥姥一次,你就在這里安心住下,不用拘謹。”

聶雨絨只覺得自己臉頰微微發紅,她局促地點頭:“好,謝謝。”

王奶奶笑看著他們兩個說:“以后啊,小琨就是你的哥哥,他今年上高二,在市第一中學上學。”

聶雨絨看著王奶奶,她紅著臉點頭,市第一中學嗎?聶雨絨若有所思。

小說《一見要鐘情》 第二章 意外降臨的哥哥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豪門小說
  2. 民國小說
  3. 穿越小說
  4. 異世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