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邪魅魔王

更新時間:2019-09-13 09:43:36

邪魅魔王 已完結

邪魅魔王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三個石頭分類:玄幻主角:邢偉藍子英

《邪魅魔王》講述了邢偉藍子英之間的故事,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邢偉和他的朋友被稱為帝都禍害,為了證明自己能力,他不惜以身引雷,成就雷霆之心,成就雷霆之心的邢偉,從此走上了一個不同的人生。有人說他狠辣無比,有人說他情義深重。看一個少年如何在紛爭不斷的大陸上掀起狂瀾,征服百族留下一段人間傳說。他就是邢偉,一個被無數美女叫著瘋子,和無賴的混蛋。雖然如此,可是還是有無數美女不斷的圍繞在他的身邊,他的狠辣和邪氣都是與眾不同的風情,這就是邢偉的傳說。...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看出對方心有旁騖,邢偉適時的閉嘴了,兩人一直把沉默保持到終點。

將馨成公主搬下馬車,邢偉不作停留,向對方告辭。

邢偉走后不久,海倫帝國的皇帝駕臨馨成公主所住的水靈閣。

把宮女、太監們支出去,這位皇帝問自己的女兒:“馨兒,今天玩得開心嗎?”

“有勞父皇關心,馨兒玩得很開心。”馨成公主回答。

“你覺得邢偉的人品如何?”

馨成公主說:“不算上好,卻也談不上壞,狡黠中不失正義。”

“看來你對他的評價還是蠻高的。以我看來,這小子就是一個奸猾之徒,很是不可靠。”皇帝說。

馨成公主略有疑慮,說:“父皇是不是有事瞞著馨兒,否則也不會如此直言批論對方。”

那位皇帝考慮了一下,說:“此事暫且不能對你說,這是你黃祖奶奶安排的。”

“?”

馨兒疑惑且又慎重起來,皇祖奶奶安排的?父皇都不敢隨便說,那會是何樣的事情呢?。“馨兒,你怎么了?”那位皇帝問。

“噢!沒什么。”馨兒慌忙掩飾。

兩父女交談一會兒,那位皇帝就離開了。

回到行館,邢偉走向自己的房間,一上二樓,就看到肖波六人在他房間的門口等候。

見邢偉回來,肖波等人躬身行禮,倒是沒有什么正事,就是想告訴邢偉,行館的主事已為他們安排房間,住在一樓的普通客房,與邢偉的住處上下相對。

本來以肖波等人的意思,是想住在邢偉左右,但看到二樓全是貴賓間的時候,他們就自覺地打消這個念頭,知道貴賓間是給高等人物住的,他們算是邢偉的扈從,級別還達不到。

果然也如他們所料,行管方面給他們安排普通房間。

幾人沒有過多敘談,邢偉讓肖波六人去休息,然后他去找云翔。

在云翔的房間里,兩人閑聊打趣起來,當提到那位公主時,云翔斜乜了邢偉一眼。

邢偉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先前自己曾猜測那位公主貌美如花,使得云翔拈酸吃醋。

他笑著湊過去,摟住云翔的雙肩,好一番解釋兼哄逗,才令心上人展顏而笑。

半個時辰后,邢偉回到自己房間,開始修煉赤血咒的第三式――地伏咒。

在他心目中,云翔占據了很重要的一席之地,但他不能因此而耽擱了修煉,人只有變得很強大,才有能力保護自己珍重的人。

他拋開一切雜念,按照藍子英先前的指導,用感知力在體內同時勾劃起四個符文,第一次很快就失敗了,緊接著是第二次、第三次…

不知不覺他已修煉兩個多時辰,雖然每次都未成功,但他卻感覺到了有所進步,四個符文完成量一次比一次多,只是增幅不算很大。

但他很有信心,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練成赤血咒的第三式是早晚的事。

第二天,他依約前往皇城,去給那位馨成公主推輪椅。

臨行前,他找到肖波,交代了幾句,主要讓肖波等人保護云翔。

進了皇城,到了水靈閣,見那位公主已在門前等候,兩側各站一個宮女。

邢偉上前,兩人互相見禮,那位公主吩咐宮女退下,由邢偉推著她緩緩向前走。

她今天換了一身錦綢長裙,依舊是白色的,但比昨日的素服要顯得高貴典雅。

她身上散發一股清香,芬芳幽淡,沁人心脾,鉆進邢偉的鼻子里,使得他心神一晃。

但邢偉自覺和這位公主不是同一條路上的人,他雖然新歡美女,但不會在沒有結果的事情浪費精力,所以他立刻穩住心神,不作其它妄想。

這位公主話不多,只在輪椅需要拐彎時才出聲,告知邢偉她想要去得方向。

二人來到一爿荷塘邊,那位公主靜靜地看著塘里的景色,碧綠的葉子相連成片,其間伸出一個個長長的花莖,上托一朵朵白中透粉的荷花,大部分完全綻放開來,只有個別才是粉紅的花骨朵,在陽光的照耀下,它們嬌嫩瑩潤,散發出白璧無瑕的神采。

微風拂來,更是傳來荷香陣陣,讓人一陣神清氣爽。

公主不說話,邢偉也不便冒然開口,怕攪了人家裳荷的興致。

過了好一陣子,大概是那位公主看夠了荷花,淡淡地開口說:“邢宇公子說些趣事來聽,你我如此沉默下去,不免有些無聊。”

“公主想聽什么?”邢偉問。

“隨你隨心而談。”

邢偉想了想,說:“那我就給公主講個故事吧。”

邢偉講起一個睡美人的故事,那是他原來世界里的一個經典童話,深受少年少女的喜愛。聽完這個故事,公主的感觸極深,睡美人沉睡百年,最后被她的白馬王子深情的一吻喚醒,此情節繾綣溫馨、唯美至極。

她作為一個妙齡少女,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聽到這種故事,自然也就產生了共鳴感,她不免有些憧憬,自己將來的愛情若是如同這個故事一般,她甘愿沉睡百年。

見她靜靜坐在那里,一動不動,邢偉大抵了解到她的心緒,心中暗暗發笑。

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即便她是公主也改變不了女孩心中那份純真,改變不了她對美好愛情的向往。

其實這位公主年齡不小了,她已經十八歲,但她久居深宮,受到諸多禮教的束縛,從未涉及過情感之事,就連聽聞也是甚少。乍一聽如此唯美的故事,她當然會被深深打動。

也不知是什么時候,那位公主驀然回頭,問:“邢宇公子,你的故事從何而來,不會是你編撰的吧。”

“我也是聽別人說的,覺得這個故事很好,今日便說給公主聽。”邢偉說。

“是不錯,你可還有此類故事?”

“待我想一想,此類故事以前倒是聽聞了不少,但時間久了,記不太清了。”

實際上,不是邢偉記不太清,而是他不想多講,覺得采用“饑餓營銷”的策略,才能永遠勾住這位公主的興趣。

“嗯,那邢宇公子想到了,一定要先講給我聽。”

“是的,公主。”

此后,二人就閑聊起來,大多是邢偉發言,說說在這個世界上見聞。

午時一到,邢偉告辭了馨成公主,回到了行館。

他去找云翔,卻見云翔不在房中,心中有些奇怪――云翔平時是不出門的。

他走了出去,從二樓來到一樓,找到肖波相詢問,才知道云翔被明纖纖請去玩,隨行的有肖波的一個同伴姬雪雁。姬雪雁算是云翔的保護人員。

云翔與邢偉的關系,肖波等人早就看在眼里,大抵知道他們是情侶,只是二人沒有說破而已。既然是邢偉在乎的人,肖波自然會派人去保護。

感覺肖波辦事很得力,邢偉向他投來贊賞的目光,并說了一聲謝謝。

這讓肖波有些惶恐,忙謙恭地說:“陛下本就讓我們來保護公子的,公子的朋友也自然包括在內,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公子無須跟我們客氣。”他口中所說的陛下當然是藍紫帝國的皇帝。

與肖波說完話,邢偉就回了自己的房間,接著修煉赤血咒的第三式。

此后的幾天里,邢偉的日子大抵如此,上午去皇宮里給那位公主推輪椅,下午就回來修煉。明纖纖來找過他兩次,請他和云翔去做客和閑玩,他自己以修煉抽不開身拒絕了對方的好意,云翔倒是應約去了。

明纖纖這幾日過得很小心,唯恐那個古麗拜再來抓她,時常用感知力探測四周,看看有沒有魔法師在附近。

那個古麗拜倒不曾出現,好似放棄再抓明纖纖,又或許是他覺得現在風頭正緊,先緩一緩再說。

“邢宇公子找到了嗎?”這位公主沉思了稍會兒突然這樣問,使得邢偉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算是找到了吧,但不似故事里的愛情那般唯美動人。”想了一下,邢偉說。

“那位水姑娘真幸福”公主有些感慨地說。

邢偉赧然不語。

見邢偉這般表情,那位公主淡淡地說:“那我可要祝福邢宇公子嘍。”

她刻意地讓自己說得平靜,可語氣里卻仍然有一絲悵然。不過那一絲悵然很不明顯,即便心思敏銳的邢偉也沒聽出來。

他笑著說:“借公主吉言。”

此后,這位公主和邢偉交談就少了,她每每聽完故事,都陷入沉默,似乎心緒已飛到另外一個世界。

第九天上午一入宮,邢偉就受到海倫帝國皇帝的傳召,地點在御書房。

“邢宇公子真乃曠世奇才啊,不禁修為上有所建樹,又擅長交際、謀利,講故事的本領也是一等一的。”這本是夸獎人的話,可從這位皇帝嘴里說出來,不管怎么聽都像是在敲打人。

邢偉愣怔了一下,不知這皇帝是如何知道那些故事的。

他訕笑著說:“陛下過獎了。”

小說《邪魅魔王》 第十三章 心有旁騖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江湖恩怨小說
  3. 古裝小說
  4. 宮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