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甜妻,休想逃

更新時間:2019-09-12 14:37:14

甜妻,休想逃 連載中

甜妻,休想逃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風晴月分類:言情主角:秦霄唐阮阮

主角叫秦霄唐阮阮的書名叫《甜妻,休想逃》,本小說的作者是風晴月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你能不能別來糾纏我。”“占了便宜,就想賴賬?”“......我馬上就要去相親了。”“誰,”他叼著煙,眉眼陰痞,“老資把他腿打殘!”——一夜的醉生夢死,讓她招惹上了整個B市最有錢的囂張男人。媳婦兒要參加長跑比賽——“告訴她們誰都不準贏。”媳婦兒要參加泳裝選美——“通知主辦方取消活動。”媳婦兒鬧氣要離家出走——“準備搓衣板我晚上用。”媳婦兒說她喜歡小孩兒——“好說,生一個。”——滿座的名流貴勛,紛紛拿她是“某富豪私生女”的爆料開玩笑。她臉色發白,揪住裙邊,不知所措。一只有力的手臂忽然圈住她的腰身,全場啞然。男人薄涼的眼神睇向所有人,“剛才是誰踩我太太的裙子,...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所謂的趕鴨子上架,唐阮阮總算是見識到了。

她都說了她不會唱歌兒,并且五音不全,唱起來比殺豬還難聽,這男人還非要她唱!

一瓶酒提成五千,再加上她故意提高的四萬八,十二瓶酒算下來,唐阮阮都能給爸媽貸款買房了。

看在這一百多萬的份兒上,唐阮阮站到大熒屏面前,使勁的給身后的秦霄狂翻白眼兒。

她一開口,秦霄就命服務生把十二瓶拉菲都啟開。

許薇薇一直觀察著這邊,她被氣的整條手臂都在顫抖,都要嫉妒到得“帕金森”了好嗎!

要是誰掙錢都像“鐘無艷”這么容易,她還何至于去坐臺啊。她是整個金盞公認最漂亮的佳麗,誰能料到這些有錢的大爺口味這么獨特。

王子琛摟著許薇薇,“我去!都瞧見沒,霄哥花錢才叫喪心病狂。”

在座的都不缺錢,可沒一個愿意把錢砸給一個丑不拉嘰的女人。并且秦霄還沒要求別的,只是唱唱歌而已。

“在那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藍精靈,他們活潑又聰明……”

唐阮阮站在熒屏前又唱又跳,故意膈應這群公子哥兒,段奕然快要笑岔氣,他捂著肚子對秦霄道:“霄哥,你改行去當幼兒園老師得了。”

秦霄陰沉的眸子始終在唐阮阮身上掃蕩著。

大家的笑聲此起彼伏,有幾個覺著沒勁開始打牌。

唐阮阮唱完一首渾身都出了汗,她又點了首《可愛的小朋友》。

沒想到前奏一響,有人直接關了它,屏幕忽然切換到穿著漢服的動漫人物畫面,一陣悅兒的古箏前奏響起。

“唱這個。”

秦霄翹著腿,面無表情的睇著她。

唐阮阮:“……”

這買酒的是不是有透視眼,能看穿她心里想什么,否則怎么知道這種風格是她最擅長的。

前面的淺吟類似于說唱,完全展示不出唐阮阮的唱功,直到她唱到中間部分。

“金飛玉走琴瑟未留

伊人顰眉撫紗含羞

靈犀一點古玉今朝扣”

包廂里忽然一靜,段奕然激動的把兩張“大小王”摔在茶幾上,“****,霄哥你該開個唱片公司了!”

唐阮阮很久沒練過,唱完這一段兒不帶喘氣的,她也難受。憋了個大紅臉不說,口水還噴到話筒上。

她清清嗓,擦嘴的動作沒逃過某人的眼睛。

秦霄這會兒正煩,他盯著熒屏前面那個淺吟低唱的纖瘦身影,捂著心跳加快的胸口,暗罵了句“完蛋”。

唐阮阮一連唱了七首,第八首在她架不住的高音部分暫停。

“咳咳,抱歉,我嗓子啞了。”

當她回頭繼續用那張慘不忍睹的臉面見大家,眾人這才恍然清醒繼續打牌。

段奕然沒聽夠,“別介呀,十二瓶呢,你這才第八首了,買賣也得講究誠信是不?王炸我都扔了,只為聽你唱歌兒啊,姐姐!”

唐阮阮擰開一瓶礦泉水喝了兩口,她想張嘴解釋,可嗓子實在疼的不行。

秦霄抿唇盯著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王子琛看了看秦霄,又看了看唐阮阮,笑了笑之后,故意出了個惡趣味的餿主意。

“不如這位妹妹陪我們玩兒把牌啊,輸了,脫件兒衣服,或者與我們其中的某個男性對視二十秒。”

唐阮阮聽到前半句禁不住打了個冷嗝兒,可聽到后半句,她又信誓旦旦的放下礦泉水瓶,沙啞著聲音道:“幾位也瞧見我這尊容了,到時候我想對視就怕你們躲啊。”

王子琛叼著煙,一把推開大腿上的許薇薇,“誰躲誰孫子。”

“你會什么?”

坐在秦霄身邊的唐阮阮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趕馬車。”

“……”

王子琛開始發牌,“那行,就玩兒趕馬車。”

撲克牌一共54張,統共六個人玩兒,很快發完了。

唐阮阮也怕自己輸,出牌的時候猶猶豫豫的,好幾次想從底下摸張不一樣的,都被王子琛一句“耍詐的脫兩件兒啊”嚇得把手縮回去。

“我六。”

“紅桃四。”

“吆嗬~贏到頭兒了!”

唐阮阮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在宿舍里玩兒趕馬車每把都贏,怎么到了這群人中間,就成了墊底王。

回回是她第一個輸光牌的。

秦霄沒參與,一直給唐阮阮身邊盯牌。她玩兒的認真,好幾次換坐姿的時候,翹挺的臀部都不小心蹭到秦霄手臂。

唐阮阮倒是沒察覺,惹得秦霄一陣心神蕩漾。

畢竟兩人昨晚有過親密舉動,秦霄非常清楚她什么滋味兒。

他覺得燥熱,就起身到外頭透口氣。

等再回來的時候,一群人正圍著輸的精光的唐阮阮哈哈大笑。

“妹妹,頭一回見你手氣這么差的!”

秦霄坐回位置上,低眸瞧著臉頰通紅的唐阮阮,一個小女生能斗得過這群龜孫子么,這些人玩兒牌的時候,她還不知道在哪兒吃奶。

王子琛插著牌,笑得放蕩,“怎么著,是把衣服**了還是選第二個?”

唐阮阮還有的選擇嗎,她推推鼻梁上的眼鏡兒,豎起兩根手指,“和人對視。”

說罷,她環視眼前這群一個比一個懶散的男人,“你們,誰愿意……”

唐阮阮話還沒說完,一群人同時坐到了另一側的空沙發上,只剩下抽煙的秦霄和正在喝果汁的段奕然。

唐阮阮沖他微笑,段奕然喝了口,直接端著果汁去了那邊。

“霄哥我不和你搶。”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這群人看起來紈绔,都是些個不著調的主兒,可沒有人會玩兒的認真,身后這個才是極不好對付的。

唐阮阮轉身對著秦霄,她不小心撞進那雙幽暗深沉的眸子,心跳猛地停了一拍。

“我們,開始吧!”

“好啊,”秦霄正過身子睨著她,“把眼鏡兒摘了。”

“內個,我近視眼一千多度,摘了就跟瞎子一樣,眼睛還凹陷,會嚇到你。”

秦霄轉頭對站在門口的服務生說:“把燈全都關了。”

包廂里頓時陷入一片漆黑,周圍響起吸氣聲。

“靠,霄哥你玩兒真的?”

王子琛笑笑,“山珍海味吃多了也膩味,霄哥這是想上吃蘿卜咸菜了。”

唐阮阮始終不肯動手,她正緊張的時候,一只大手忽然摘下她的眼鏡。

她急,想要抓住那只大手,沒想到左臉頰又被什么溫熱的東西貼住,等她感受清楚了,那只帶著薄繭的手掌已經禁錮的她不能動彈。

唐阮阮倒抽一口涼氣,被迫撞進那雙半瞇著的眸子里。

那雙包含著探視與犀利的眼睛,仿佛能透過她虛偽的外表,看穿她忐忑的內心。

唐阮阮緊張無措,慌亂害怕……

秦霄感覺到她在發抖,更知道她在咬自己的下唇。

即便他看不清那雙眼睛的形狀,可那雙瞳孔像紫葡萄一樣晶瑩發亮,眼神更如小鹿般嬌澀無辜,怎么也不像是一個近視眼該有的。

秦霄一顆心快要跳出來,可他習慣了不動聲色,冷漠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

這時候不知誰碰了點歌機,唐阮阮沒唱完的那首歌又響了起來,高音部分有女合唱,所有人被嚇得一激靈。

“靠,鬧鬼呢。”

唐阮阮聽到他說:“為什么騙我。”

“……沒,沒騙你啊,我真近視眼。”

秦霄冷笑了下,松開唐阮阮,在有人開燈前先把眼鏡兒給她戴上。

小說《甜妻,休想逃》 9.所有的見色起意都是一見鐘情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現代小說
  2. 鬼怪小說
  3. 懸疑小說
  4. 宮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