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冷情夫人:總裁追妻路漫漫

更新時間:2019-09-12 14:23:11

冷情夫人:總裁追妻路漫漫 已完結

冷情夫人:總裁追妻路漫漫

來源:微閱云作者:霧燈零分類:言情主角:云子墨楚靳偉

主角叫云子墨楚靳偉的書名叫《冷情夫人:總裁追妻路漫漫》,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霧燈零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本為報恩才接觸這個狐貍一樣的女子,沒想到最后淪落到卻是自己!本著互利互惠才和大影帝合作的,沒想到自己卻被吃干抹凈!“走,寶寶,讓你爹孤獨終老去吧!”...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邱杰是非常認真負責的人,云子墨吩咐他的事,必定會保質保量的完成。于是,他就把楚靳偉的過去如實招來了。

只不過,這個全部交代,交代的有點太全面了。

三十年前,楚仁三十五,顧西涼二十。那個年代的愛情,真的一眼定生死。穿著藍軍裝的楚仁帶著貝雷帽從坦克上下來,挺槍的動作帥到爆!從小在城市里長大的顧西涼哪見過這樣的啊,頓時就滿眼桃花了!

在老撾執行維和任務的z國軍人,此時正一隊隊的往這里趕來。

“動作都麻利點!”楚仁站在坦克前面,毫無征兆的就是一嗓子,把顧西涼嚇了一跳,“一隊帶上同胞趕緊撤離,剩下的三隊跟我守在這里!”

被困在大巴上的z國游客見到了親人,頓時淚流滿面,一個個的都跟上速度撤離了被要挾的巴士。本著尊老愛幼的原則,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們等到了最后一批,而這一批也是注定無法離開的了。

他們還沒等腳落地,就被一通亂射的**嚇了回去。

“我靠!”一見對方不信守承諾,他當即就怒了,**上了膛就是沖著天上打,“不是說好讓我們的國民先走的嗎?!你們怎么還開槍!”

綁匪也不慫,躲在樹后面就是喊,“你們也說給錢了!這都半天還沒見到錢呢,你是不是耍我們啊?!”

這話說的,楚仁就不愛聽了。他一邊撓著頭一邊破口大罵,“交贖金的又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他們什么時候來!總之就一句話,把人放了!”

“不見到錢,最后這幾個都要死!”說著,綁匪們就又開了幾槍,剛好打在玻璃上,碎掉的玻璃把里面的人嚇得哇哇亂叫。

顧西涼是里面唯一的一個女孩,也是最淡定的。她雖然沒見過這等仗勢,但她清楚現在不能怕,更不能亂。

眼看外面就要打起來,她沖著窗外就喊,“我們沒事的,放心!”

老撾的綁匪是不知道顧西涼在說什么,但維和部隊聽得懂啊!一聽妹子說沒事,一群糙漢子的心頓時放回了肚子里,但胸腔里的火氣卻是怎么都壓不下去。這些個綁匪綁架也不挑人,看看人家多水靈一妹子啊!真忍心一槍崩了?!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度過了一個小時,綁匪這邊終于忍不住了。他們硬生生等了一個半小時,還是一分錢都沒見到!不但沒見到錢,還讓對方救走了大半的人質,這買賣虧大了!看天也不早了,拖了這么久保不齊他們回撤的時候就會被老撾軍堵住,一氣之下他們扔了燃燒彈。

還在坦克邊抽悶煙的楚仁猛然見一顆手榴彈就拋物線的飛了過去,驚得他連煙都掉了,手套都沒帶就往巴士那跑,邊跑邊喊,“趕緊跑!!那是燃燒彈!”

一聽到警告,車上的人頓時從各窗戶跳了出來,雖然被火星撩到了不少,但總比直接燒死好多了。見人質基本平安,楚仁這暴脾氣就忍不住了,抄家伙就是干!

打的綁匪跪地求饒。

解決了心頭大患,楚仁立馬就折回去看受傷的人質怎么樣了,見到顧西涼的時候,他懸在半空中的心徹底掉回了肚子里。

手臂上包了繃帶是女孩溫柔的笑著,安慰著同坐的人,和護士開玩笑。這在戰場上是很少能見到的。

“今天在車上喊話的,是你吧?”他厚臉皮的擠走一個傷員,坐到了顧西涼身邊。

“兵哥哥你好,我叫顧西涼!”柔軟的女孩伸出手,“非常感謝你今天就來我!在車上喊也是逼不得已,你可不能笑話我。”

“沒有的事。”他也伸出手,粗糙的手掌握住那纖細的手,“你做的很好。”

他記住這個名字了,顧西涼。意外的是一個非常纖細的女子,還非常勇敢。

從老撾回國的過程是非常漫長的,在大使館等候的日子里,楚仁總是找機會去和顧西涼聊天,有時候兩個人還會一起逛街買點東西。這種感覺,自從他愛人過世后就再也沒有過了。愛一個人時心被填滿的感覺,是非常幸福的。

回國前一天,顧西涼站在窗口和窗外抽著煙的楚仁聊天,“你說,你有兩個孩子,那你不想他們嗎?”

“想啊!”男人摩挲著自己的胡茬,壞心眼的吐了顧西涼一臉煙,“但是老大已經長大了,他會照顧好二丫頭的。”

身為一個女人,顧西涼的心是纖弱的。她現在想說的,有點難開口。

她能體會到楚仁想念孩子的心情,但同時她也彷徨著。楚仁曾跟她說過,他的愛人四年前去世了,正好是二丫頭出生的時候。她也知道楚仁是愛著他原配的,但她已經愛上了這個有些慵懶卻重情重義的男人。

“楚仁,”她趴在床沿上,享受著夜風,“我想嫁給你。”

“……”硬漢楚仁就連在戰場上都沒這么狼狽過,被一個女人追著打!?

“就算你還愛著你故去的老婆,就算你有兩個孩子,都沒關系。我只要你一句承諾。”

“什么承諾?”

“你愛過我。”

誰也不知道楚仁后來是怎么回答的,誰也不知道這最后一夜到底發生了什么。就連楚靳偉本人都不清楚,只是根據母親講的,腦補一下。

一年后,楚仁結束維和任務返回家鄉,把顧西涼接回了家;第二年,楚靳偉出生了。但是,楚靳偉的爺爺和奶奶硬是不同意兩人在一起,他們看不上顧家做買賣的身份,八年后,楚仁終于頂不住老一輩的壓力,跟顧西涼說出了那句遲了八年的話。

“明天,你們就搬出去吧。”

九年了,顧西涼一直都知道早晚會有這么一天。所以親耳聽到的時候,她沒有震驚沒有反抗,只是淡然的接受了。什么也不說,第二天就帶著兒子離開了。

沒幾年,顧西涼就病死了。楚靳偉接受外祖父外祖母的資助繼續上學,直到讀完大學踏入演藝圈。

邱杰講完忙喝口水潤潤嗓子,“前幾年我還見過姜媛小姐,她跟我說楚靳偉上大學的時候可拗了!根本不是現在這種完美的形象。雖說長得挺帥,但一張死人臉愣是讓他大學四年一個女朋友都沒找到!”

“而且那時候楞木!她和林玄之作弄他都不知道是做作弄他!也就是從公司的訓練營畢業后,踏入演藝圈才變得聰明了不少。”

“可是我覺得,我第一次見老板的時候他挺聰明啊!我怎么沒看出來姜媛小姐說的楞木?”

坐一邊聽的認認真真的云子墨差點一口檸檬水嗆死自己。雖然之前有聽楚靳偉說過他那柔情似水的母親,但沒想到年輕時竟然是這么大膽的人!

說起來,顧西涼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夠可以的,在丈夫家里受了九年白眼還能堅持到毫無怨言,這是要多愛楚仁啊!只不過,這并不羅曼蒂克的開頭,終究給不了她一個幸福的結局。

“所以,這次帶走楚靳偉的,其實是他的大哥?”

“對,正是老板大哥,楚魏國。”

“那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完全不用擔心楚靳偉就是了?”被自己哥哥接回去有什么好擔心的。再說了,他爺爺奶奶都死了,就剩下他爸跟他姑了,反動派都沒了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一說到這里,邱杰的臉色再一次陰沉,“子墨啊,這才是最應該擔心的。老板回家,就意味著他要見到老將軍,見到老將軍就意味著……他要見到他姑姑了。”

“那怎么了?”見姑姑多正常啊!

“老板最恨的就是他姑姑。”

追溯起楚靳偉恨他姑姑的原因,還要從顧西涼帶著他從楚家離開之后。一個女人要獨自帶著不到十歲的孩子背井離鄉,總是很難活下去的。所以,外地的房子是他姑姑找的,生活費也是他姑姑給的。

年幼的楚靳偉本以為,這個家里只有姑姑是真心對他們的,直到顧西涼去世,他才算真正的看清皮囊下的人心。

姑姑把母親是死訊瞞了十年,他二十歲在大學填征兵志愿被楚仁發現的時候,楚仁才第一次聽說顧西涼的死。原本硬朗的人,一瞬間就老了。

別人的故事畢竟是故事,就算感同身受也不能說理解。云子墨沒有十歲前的記憶,她的全部記憶里就是瑟維爾夫婦,她無法想象有一天他倆不在了后自己會怎么樣。

那種撕心裂肺絕對不是說想象就能想象出來的。

“那你知道林玄之現在在哪兒嗎?”既然楚靳偉、姜媛、林玄之三人是一起的,那姜媛的死理應通知林玄之才對。

聞言,邱杰一愣,“林先生三年前就過世了啊,在曼哈頓去世的。”他還奇怪呢,怎么好端端的就說到林玄之身上了?葬禮還是老板親自去主持的呢!

林玄之去世了?!那這么說,楚靳偉之所以失態,不禁是因為姜媛的故去,更是因為這意味著他的老朋友全都不在了?!

云子墨的心頓時如同受了重擊,沉痛不已。

“不行,我要去找阿楚。”她起身,直接回房間換衣服。一想到楚靳偉現在的心情和處境,她就一刻也坐不下去了。無論他是多么堅強的一個人,她都不能放任不管!

因為,楚靳偉是她的所有物!起碼在高定秀之前,他都是她的。

“哎,子墨,你去哪兒啊?!”緊跟著追出來的邱杰連外套都沒來得及拿,只帶了車鑰匙和錢包。

“去楚靳偉老家!”

小說《冷情夫人:總裁追妻路漫漫》 第十八章:過去與現在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總裁小說
  3. 武俠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