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浮生三劍

更新時間:2019-08-21 11:25:31

浮生三劍 連載中

浮生三劍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君藍允分類:武俠主角:玉靈步容

小說主人公是玉靈步容的書名叫《浮生三劍》,本小說的作者是君藍允所編寫的武俠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兩方武者亂江山,三柄神劍定乾坤。劍血浮生難扭轉,蜀王春恨終定局。怒風掃河道,暴雪卷狂刀。影人劍縹緲,勝者仰天笑!...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轉眼余川與慧信方丈二人的激戰過去了半個多時辰,過了近千余招仍是不分勝負,此時羅漢堂中的少林弟子們已經被全部撤下了,剛才還熱鬧的場景伴隨著不少同門弟子們的無辜犧牲漸漸變得凄涼,那偌大的練兵場上仿佛是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即使是大理石的地面也早已經被那劍氣、佛光毀得七七八八,留下的都不是坑洼了,用‘地蹦土裂’形容是一點不過分的。

場下只有陸游原、慕容仙與慧勇和尚三人并未離開,他們立在那里,表情嚴肅,仔細地盯著場上對立的二人,這可是百年來難逢的經典戰斗,他們不能錯過,他們也非常識趣,并未插手,否則就是對慧信方丈的不尊重,若是傳了出去,少林寺就成了江湖同道貽笑的對象。

余川單手持無極劍向后引,背在身后的左手豎起食、中二指緩緩推至身前,依舊毒辣的眼神凝視前方,那張老臉之上溢出殺氣,身上的紫色真氣刮得那綠袍呼呼作響。

慧信方丈單掌立于胸前,掌上金光閃耀,看到死了這么多無辜的少林弟子,臉上雖未有起伏,但是心中卻是悲傷不已,能聽到他口中喃喃念叨,‘善哉善哉’,隨后他的另一手從金袈裟中拿出了一顆白色珠狀結晶體,托于掌上,這結晶喚作‘舍利子’,這便是傳聞中當年佛祖釋迦摩尼涅槃之時留下的其中一顆,屬于圣物,歸于少林寺方丈掌管,此刻的羅漢堂練兵場上除了方丈本人,就再沒有人知道它是做什么用的,連那慧勇和尚也未曾見過,這么多年來慧信方丈隱藏甚深,它同‘易筋經’一樣是掌門之物,若不是今日少林寺遇此大難,他是萬不能拿出來的,顯然慧信方丈是拿出看家本領了,他再無法容忍余川在少林寺叫囂!他雙眼對著掌上的舍利子,眼神之中露出少有的虔誠,然后口中又是一陣聽不懂的梵語。

慕容仙聽著感覺是跟早些時候慧智住持召喚少林十八銅人所念的感覺差不多,她不禁好奇地問道,‘這老禿驢又在嘀咕什么?’她是沒什么好臉色,因為之前慧智住持就是一陣嘀咕,召喚出少林十八銅人把她揍得不行。

慧勇和尚在旁聽她這么一說,臉是頓時一黑,隨后回答道,‘方丈這是在引用舍利子的力量!’

‘嘖嘖,看來他打不過余川啊,還要借用外力啊,’慕容仙故意氣慧勇和尚道,接著又補了一句,‘他這關定是白閉了。’

慧勇和尚一下子是啞口無言,愣在那不知道回她什么好。

陸游原暗暗覺得好笑,見慧勇和尚尷尬,忙過來打圓場道,‘那余川手中有無極劍,慧信方丈與他赤手空拳的打到現在,而且不落下風,就可見其水平,現在看來是唯有拿出了舍利子才算是與余川平等。’

其實根本不是陸游原說的這樣,慧信方丈已經漸有不敵,如今的余川比當年他遇見時是足足強上好幾分,他剛修煉而成的一陽指也不能奈何余川了,所以他現在明顯是想速戰速決,而且他感覺余川一直耗在羅漢堂中是有所圖謀的。

‘這舍利子到底是什么用處?’慕容仙問道,她是非常重視這舍利子的。

‘我也不知道,書中并未有記載,而且我也沒聽過少林寺有這圣物。’陸游原回答道,雖然他博學,但是中土武林隱藏的秘密過于多,難免有不知道的,這一刻的他已經沒了剛才大戰十八銅人時的狼狽,倒是又回了那謙謙君子的模樣。

‘阿彌陀佛。’這時慧信方丈用一句佛號結束了梵語,只見他掌上那潔白的‘舍利子’瞬間變得通體金黃!整個練兵場上,佛光是光芒萬丈!那強光太刺眼,場下的陸游原他們三人根本睜不開眼,然后‘舍利子’仿佛是通靈一般,從慧信方丈的手上飛起,飛到了羅漢堂的高空之中,朝著對面的余川飛去。

在慧信方丈引導‘舍利子’之時,余川其實也是在調整體內真氣,他的無極劍法與蜀山劍法不同,它是極其需要內力的,以力帶劍,以氣御劍,不過今天即使是像他這樣的得道高人此時也有點氣血不穩、心脈混亂,數十年來戰敗在他手下的人不計其數,他也不曾有這樣吃不消,今日如此,方顯慧信方丈之強大!

‘南無阿彌陀佛。’‘舍利子’中的佛音是愈來愈強,離余川越來越近,余川也不知道這‘舍利子’是什么神效,此刻的他表情警惕,心中忌憚,他抬起頭死死地盯著這飛來的圓珠,絲毫不畏懼那閃閃金光,手中卻也不閑著,只見他御起無極劍,那劍豎直地擋在自己身前,劍上紫光四溢,不時有電光‘吱吱’作響,隱約地劍身之上有了古老的劍紋,終于,無極劍上的所有一切都朝著他的身上撲去,他的綠袍在瞬間被紫光吞噬泯滅。

‘收!’等‘舍利子’緩慢地到達余川的頭頂上時,慧信方丈已經合十雙手迅速打出一道番天印,練兵場上、羅漢堂上,甚至整個少林寺的天色驟變!他未打出番天印之前,天上還是有著很大的陽光,可誰知滾滾烏云頃刻間密布在少林寺的上方,電閃雷鳴、雷電交加,一片漆黑,黑夜將至!頓時那‘舍利子’的金光都被奇異的天象遮蔽了!

‘原來舍利子的秘密就是封印之陣!原來佛祖留下來的是這個!’陸游原這時候大喊道,‘方丈要將余川封印!’

‘那太好了,武林將少一大害!’慕容仙不禁笑道,她對余川恨之入骨。

‘這是佛祖圣物,一旦祭出,定無人能擋!’他們旁邊的慧勇和尚興奮摩拳擦掌,他興奮地說道,‘看來還是貧僧的師兄強上一籌。’這時候眾人的視線再轉眼看過這邊,無極劍上的紫光漸漸消失了,劍紋一失頓時變得像一把廢鐵爛劍,羅漢堂上的幾位高手們只能隱隱約約地能看到余川直直地站在那,臉上也是同劍一般呈紫黑色,再也無絲毫的生氣,他緊閉著雙眼,身上的袍子也是早已沒了原來的顏色,與這天象比,他顯得特別的渺小!

就在‘舍利子’飛在余川頭頂的同時,突然,余川動了,只見他將身前黯淡無光的無極劍一把提起,然后猛地一下**了自己的肋骨!洞穿的肋部紫血頓時噴出,然后迅速涌入無極劍中,那把劍一瞬間融到了他的身體里面,余川整個人與他的無極劍合二為一了!

遠處的陸游原等人見余川此舉是驚呆了,不知他為何如此,而對面的慧信方丈更是臉色大變,仿佛是察覺到了什么。

余川這時候就是一把劍,一把他用自己身體做的利劍!這把劍中傳出雄渾的聲音,那炸雷般的聲音,整個嵩山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蓋過了那滾滾天雷,他仰天問道,‘劍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那‘舍利子’在余川的頭頂上生生地停住了,被他的劍氣死死地抵著,就是下不來,那金佛光與紫黑劍氣交相輝映,誰也拿不下誰,‘是人劍合一!’大約停頓了一句話的間隔,余川自己接了自己剛才的問題。

陸游原聽他這么一說,不由得向后退了兩步,他不曾想竟然真的有人能夠將自己與劍合一,中土武林自古以來從沒有人能做到,今日余川在此做到了,他對慕容仙與慧智和尚二人說道,那聲音都顫抖了,‘余川將是第一人,中土武林大劫難逃!’

‘有圣物舍利子在場,任那余川再強也難以逃出佛祖的五指山。’慧勇和尚見余川的樣子,心中也是膽怯了,但是仍然很有骨氣地選擇相信舍利子。

‘哈哈哈,要不是你們少林寺的易筋經,讓老夫能通天地之力,有源源不斷地供給,萬難練出此招!’那柄‘劍’猙獰地笑道,余川已經完全是劍了,‘今日,老夫定要血洗少林寺,當以你們的血祭劍!為老夫開鋒!’說罷,只見他沖天而起,欲刺穿那‘舍利子’的陣勢!

‘阿彌陀佛,老衲不會讓你得逞的,少林寺屹立中土武林千年,難道是你說滅就滅的?今日老衲若保不了少林,他日西去怎么面見佛祖!’慧信方丈怒了,即使他已經有點心力不支,但是他萬不能容忍余川這樣輕蔑少林、覬覦少林!

‘呵,你少林算什么東西?老夫要的是整個中土武林!’余川狂笑道,那白胡子在他的真氣中狂舞,看他那樣子倒是幾分豪俠,然而卻沒有半點義士之心。

‘舍利子’是佛祖留下的圣物,中土武林僅少林寺一顆,此時它的威力已經被慧信方丈徹底地喚醒了。

‘啊!’余川這把‘劍’死死地抵著‘舍利子’的佛陣,漸漸地有插穿了進去的跡象!只見那滾滾的天雷轟炸在他的劍身上,佛印也打在他的劍身上,卻絲毫不能阻止他!

慧信方丈這邊已經是滿頭大汗了,他覺得自己的一口心頭血正堵在喉嚨之中,他的雙手一直已經麻木了,卻不能放下,若是一放下那‘舍利子’就會瞬間被余川蹦碎!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消耗著,余川身懷‘易筋經’,可通大地之力,融會自然,那力量的供給是源源不斷的,慧信方丈卻不行,他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得,最后放手一搏!只見他收回雙手,那一瞬間番天印被余川擊潰,天雷頓時消失,‘舍利子’被余川一劍刺中!舍利子碎了!

‘轟!’那金光四射,佛印驟失。

‘哈哈哈,傳說中的佛門圣物,也不過爾爾!’余川大笑道,那聲音穿破了九天之上厚重的云,直傳了很遠,離他近一點的陸游原與慕容仙二人生生覺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穿了。

突然,慧信方丈拔地而起,直沖那九霄之中,又在一瞬間墜落而下!不過,上去的是方丈,下來的卻是佛祖!此刻的慧信方丈猶如佛祖再生,一招‘大金佛掌’從天而降,佛光普照在少林寺之上!

嵩山上下的少林弟子們都被這金佛感染了,紛紛跪下念經,祈求佛祖保佑少林寺能夠平安度過這次危機。

面對這‘大金佛掌’,抬頭仰視的余川終于有了懼意,其實他已經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易筋經’有點不對勁,他不是佛門弟子,在未有人指點下強練‘易筋經’難免有瑕疵,他提起全身所有的氣力,自己的紫黑劍身瞬間暴漲至千丈!‘道盡無極!’余川大喊道,這一招,是他的絕招了,此招一出,眾人本以為那氣勢要堪比神魔,可曾想他的千丈紫黑劍身的劍氣竟然全部憑空消失了,那股攝人心魂的力量不在了,只單單一把劍立在那,若不是劍身大得可怕,當真就如一把普通的破鐵劍。

慧信方丈宛如真佛由上而下,余川神似巨魔拔地沖天主動接掌,二人在少林寺的半空之中硬撼彼此的最強一招!當真是針尖對麥芒!

‘嗵!’‘大金佛掌’與紫黑劍身撞在了一起,眾人被震得睜不開眼,直到良久之后才能看到金色佛光將余川的劍身死死地裹住,不過究竟是佛掌捏碎余川,還是余川刺穿佛掌,現在沒有人能知道,陸游原他們三個在場之人早已退了很遠,他們屏氣凝神,瞪大了雙眼盯著空中的兩人,生怕錯過每一個細節,生怕余川贏了慧信方丈。

‘啊!’最終,在僵持之下,余川這把巨劍刺穿了‘大金佛掌’,矛與盾之爭高下立斷!佛光在剎那間消散得無影無蹤,一抹陽光透過滾滾烏云照進了羅漢堂的練兵場上,余川順勢從上而下立了下來,而慧信方丈則是被轟了出去,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在空中飛了出去。

‘師兄!’‘方丈!’場上三人與寺中少林弟子們忙喊道,慧勇和尚一個箭步沖了出去,將慧信方丈牢牢接住了,慧信方丈已經是口中流血不止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邊的余川雖贏了,卻也不好受,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易經筋’正在腐蝕他的內臟,那種神經般的疼痛當真難忍,他捂著胸口甚是難受。不過對他來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是中土武林的千古第一人,終于練成了這‘人劍合一’,況且如今慧信方丈已除,剩下的人都是砧板上的魚肉,毫無反抗之力,他本已是絕霸江湖,現在看來稱霸江湖的日子也不遠了,少林寺,就是他第一個目標。天下武功,源出少林,滅了這中土武林第一大派,就不愁除不了蜀山、武當山!

陸游原與慕容仙二人這時候也湊到了慧信方丈身前,陸游原一邊使出‘紫陽真功’給他輸氣,一邊忙給他把脈、試圖掐他的人中。

‘現在怎么辦?’慕容仙焦急地對陸游原問道,‘不行我們二人先下山吧,這少林寺我看今日是保不住了。’

‘慕容姑娘,我們還沒有找到大哥,而且今日少林若是一滅,江湖必定大亂,你我豈有安生?’陸游原回答道,說罷真氣運得更加猛烈了些。

‘步容那呆子說不定早就下山了!’慕容仙說道,她怕再不走今日就要跟少林寺陪葬了。

‘咳咳,你們當老夫是死人嗎?今日沒人能走!’余川提著劍緩緩地朝他們走來,此時的他已經從肋部拔出了自己的無極劍,他感覺自己身體特別疼痛,但是卻佯裝無恙,對他來說今日這少林寺是勢在必得的,他的兒子余天盛帶著無極門三千門徒就在嵩山腳下,等他殺了眼前這幾個刺頭,剩下的交由他們去做。

‘我們三個人應該能與這老賊一戰,他剛才與方丈斗了這么久,早已經沒了氣力!’陸游原故意大聲說道,想讓余川知難而退,可是余川何嘗不知他們與少林十八銅人打斗時也把體力耗得七七八八了,況且也不是沒受傷。

‘就憑你們三個,’余川自負道,他招牌性地將自己的左手背到了身后,然后揮劍指著陸游原他們三個人,‘不過是螳臂當車!’

‘當真嗎?’就在陸游原他們三人起身準備迎戰、余川大放厥詞之時,羅漢堂的門外又響了一句熟悉的聲音,接著那大門被一把利劍從中間戳開,只見劍首不見劍身,妖氣彌漫在劍氣之中,隔空筆直著朝余川背后刺去,攻勢甚是迅猛。

余川右手提劍回頭,甩劍橫劈那刺客之劍,就單單一招無極門的入手式‘無始無終’,便將飛來之劍擊回,插在了門口處的地面中,破了來者的偷襲。

‘呵呵,難怪一直不見你這小兒!原來是躲在背地里乘人之危!’余川從那散發著濃濃妖氣的劍中,猜到了來者是誰,他之所以這么說是故意加了自己的氣勢,其實他是心中大驚,他沒想到暗地里還有一個完好無損的步容躲著在,這下明顯不好對付了,而且自己體內的易筋經一直在作祟,燒得他五臟六腑疼痛至極。

‘老匹夫,今日我定要殺了你!’步容被他這么一說,頓時怒火中燒,他絕不能容忍別人說他是背地里的小人!

‘大哥!’陸游原見到步容緩緩從門外走了進來,心中大定,再無剛才的慌張,陸游原知道即使余川再強,憑他現在的身體狀態是不可能以一敵四的,看來今日中土武林的形式是萬難改變了,接著他又問道,‘你去哪了?’

‘說來話長,你先救慧信方丈,我來會會余川,’步容走到自己的鎮妖劍前,一把將它從大理石地面中拔了出來,他對這余川大聲說道,‘老匹夫,今日我要與你再一戰!’

‘手下敗將,何堪言勇?若不是敬重你父親,老夫那日在蓬萊島就將你碎尸萬段了!’余川故意激將步容道,他將手中的無極劍插在地上,然后兩只手都背到了身后,此舉顯然是對步容的挑釁,為的是多點時間來恢復身體,‘今日傷好了又來受死?’

‘一起上!’這時候慕容仙大喊道,她不能讓余川得空調整內息,必須趁他疲憊之時將他擊敗!說罷,她提起自己的長刀,向余川劈了過去,慧勇和尚心中憤恨余川將自己的師兄打得昏迷不醒,從地上拎起一根木棍,使著少林棍法沖向余川,這邊的陸游原還不能給慧信方丈停止運氣,只得待在原地,步容更是一招蜀山劍法第七式‘回蜀望月’也朝著余川攻去!他們三個人,一人一面,一人一絕學,將余川圍在中心,欲一舉將他鏟除!

‘啊!’余川此刻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那是來自步容這一邊的,他心中甚是不解,怎么幾日不見,卻突然覺得步容體內有跟他相同的東西,他感覺自己體內的易筋經在被步容引導!‘這是怎么回事?’他心中已經是驚訝得不行,甚至是慌了!他一邊應戰,一邊仍在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

余川比慧智住持強太多,在短短的時間里他已經破了步容他們三人數十招,步容的‘回蜀望月’被他輕松地躲過每一必殺,慕容仙的刀連劈帶砍卻沒中他分毫,慧勇和尚更是凄慘,完全沒有被余川放在眼里,他只是閉戰不與慧勇和尚硬拼,步容、慕容仙以及慧勇和尚‘三英戰呂布’,即使余川現在氣力不如剛開始,可是他們依舊是拿不下來。

‘老夫說過,今日就要在少林寺洗刷你們擅闖蓬萊島的恥辱!’余川惱怒,難不成今日要被幾個小輩玩弄!

小說《浮生三劍》 第十四章 人劍合一碎舍利,步容歸來扭敗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修仙小說
  2. 歷史小說
  3. 搞笑小說
  4. 女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