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龍淵

更新時間:2019-08-07 12:09:27

龍淵 連載中

龍淵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薛錦之分類:武俠主角:柳淵林羨魚

《龍淵》是由作者薛錦之最近創作的武俠類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龍淵》精彩章節節選:景定三年,棣棠之亂方定。朝堂動蕩,江湖勢力暗潮涌動,更有奇門詭術現世殺人于無形,一時人心惶惶。東岳新任國君柳淵為此特設“伏魔司”,不受六部管轄,廣納江湖奇人異士,只為緝拿賊人,江湖人稱其為“玄羽衛”。數年間斷無數懸案,疑案......世人以為他們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侍衛,行走于江湖和宮廷,破無數懸案的普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林羨魚隨白霈到了半山腰的一間屋子,早有人奉上了茶點。落座后,白霈似有難言之隱,屏退左右后,連連嘆氣。

林羨魚端著茶盞淺淺啜了口,笑道:“這白云寨的香云茶,可是真是一絕。”

白霈卻苦笑著擺手,只道:“林掌首若是喜歡,稍后我變安排人送一些到府衙去。”

林羨魚也不拒絕,只說承蒙厚愛受之有愧,卻也不催促白霈,只安靜地吃茶,等著白霈自己開口。可這等了半盞茶的時間,白霈仍舊沒有提別的事情。

林羨魚微微抬眉,眼睛余光落在白霈臉頰,就見對方略有所思,卻又有些遲疑,端著茶盞的手骨節分明,略有些慘白。

良久之后,白霈忽然放下了茶盞,看向林羨魚,說道:“林掌首,可曾聽說過骨女之說?”

林羨魚萬沒料到他這一開口就提到了骨女,雖然心中訝異,面上卻露出一絲疑惑,也不接話,只這么看著白霈,等著他繼續說。

白霈又長嘆了一口氣,搖頭道:“即便林掌首今日不來,我也會去衙門。”

說罷,白霈似是猶豫了良久,這才向林羨魚說起骨女之事。只是他所說和林羨魚所知并無不同,言辭之間卻也有閃爍之意。

林羨魚凝神聽著,似是被勾起了好奇心,故意道:“白大當家為何突然提起此事,莫非這世上還真有骨女存在不成?”

白霈點頭,飲了兩口茶后,這才道出了一段往事。

白云寨三位當家原也不是東岳的人,二十多年前因家鄉鬧旱災,便跟著當時逃荒的人一路南下到了東岳,后來在大庸城落腳,積攢了些家業。

三人年少時學過些功夫,這些年來也在江湖上闖出了些名聲,便選了忻城扎根,建造了白云寨。白云寨建成不久后,有天夜里發生了一件怪事。

那時正值盛夏,白家三兄弟在院中飲酒賞月,忽而有人來報白云寨附近的村落中發生了命案。那家死的人是白云寨一個雜役。

白霈聽了后便帶著白斐和白澄趕去了村子,誰料到時那村子里的人已被屠盡。后來,他們在一處墻壁上發現了“青冢”二字。

白霈當時覺得事情蹊蹺,那些村民的死狀與白斐院中那些人的死狀一摸一樣。后來追查中,才得知附近的城中也發現了類似的案子,而行兇者便是骨女。

林羨魚聽到這兒,有些奇怪道:“如此說來,骨女之說由來已久,白大當家莫不是覺得白二當家之死與骨女有關?可為何又稱柳追月是兇手?”

白霈又重重嘆息一聲,搖頭道:“我并不認為柳追月是兇手,只是我寨中弟子以及二弟身上的傷口與他的兵刃一摸一樣。”

林羨魚心中了然,白霈恐怕也不信骨女之說。這也怪不得他,凡事講究證據,有些事情有時候眼睛看到的都未必是真實的,更何況是聽說。

白斐和白云寨弟子身上的傷痕,確實是三棱劍所為,而當時又有那么多人看到柳追月在案發現場,若說柳追月沒有嫌疑,恐怕世人也不信。

只是林羨魚不明白,白霈這話中前后有些矛盾。若說他不信骨女之說,又為何同他提起往事?若說他信,又為何認定柳追月是兇手?

如果昨日府衙門前鬧事,沒有白霈的暗許,白澄又豈敢帶著人來鬧?今日這般卻有是做給誰看?

林羨魚放下茶盞,唇角翹了起來,“白大當家,并非本官偏袒,那柳追月絕非殺害白二當家的兇手。至于真正的兇手,本官自會將他捉拿歸案,以慰故人。”

白霈見他如此說,倒也沒與他爭辯,只點頭道:“在下謝過林掌首了。”

三盞茶入肚,攬雀還未歸來,林羨魚有些擔心,便起身告辭。

白霈倒也不阻攔,還特意將林羨魚送至山門,抬頭時卻見攬雀正站在清楓橋邊上,扛著把大刀,口中噙著根狗尾巴草,正百般無聊地原地踱步。

見林羨魚出來,攬雀朝他勾了勾眉頭,牽著馬走了過來。

林羨魚向白霈告辭,末了言道:“白大當家,令弟白澄有傷在身,還需多休息幾日。若有需要,可到衙門來尋我,我自會請名醫為他診治。”

白霈面露一絲感激之色,謝了聲。

回府衙的路上,攬雀附在林羨魚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說到最后竟忍不住笑了起來。

林羨魚聽完微微笑了笑,忽然有些心疼那白霈。此次到白云寨,他早就安排了霍白薰和柳追月跟在后面,攬雀借故不舒服尋找茅廁只是個幌子罷了。

那些個白云寨的弟子在攬雀離開林羨魚之后,便一直暗中盯著他。攬雀只當自己是來游玩,帶著眾人在白云寨中溜達了好幾圈,估摸著霍白薰和柳追月那邊的事了了,這才作罷。

白云寨內,白霈站在山崖前負手而立,望著清楓橋上說笑的兩個人,朝身后的人問道:“那攬雀都去了何處?”

身后的人將攬雀的行蹤報了一遍,末了說道:“大當家,需要派人盯著府衙那邊嗎?”

白霈擺了擺手,讓那人退下了。

日頭慢慢向西移去,仍舊微微有些熱,林間的鳥鳴聲此起彼伏。白霈的半張臉被樹蔭遮住,晦暗不明。他的雙眸之中如同深潭,臉上瞧不出任何的情緒。

白澄從樹后閃了出來,一臉怒氣,言道:“大哥,為何要顧忌那林羨魚!我們去將那柳追月給綁出來,替二哥報仇!”

“啪!”

話音方落,白澄臉上便挨了一巴掌。

白霈臉上浮起一絲怒意,冷冷道:“蠢才!”言罷,便拂袖而去。

白霈是何等聰明之人,林羨魚方才話里話外的意思,聽似為白澄考慮,實則是在敲打他白霈,好好看著白云寨眾人,莫要再惹事,否則定不會輕饒。

林羨魚回到府衙的時候,就看到霍白薰和柳追月等人圍在桌前,就連宋微和玄羽衛眾人也在。桌上堆滿了書籍,眾人正在翻閱。

見他回來,霍白薰招了招手,“小魚兒,快來幫忙。”

林羨魚暗暗嘆氣,這自打李/青悟喚自己小魚兒之后,這些個人便也跟著喊,就連宋微偶爾說話也不喚他林掌首了,跟著叫起了小魚兒。

見他沒動,柳追月笑著搖了搖頭,“阿羨,我們發現了些事情。”

林羨魚此刻已是饑腸轆轆,看到那堆得跟小山似的書卷,不由得又想起了在龍淵閣的那三天。

小說《龍淵》 第17章 互相試探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女強小說
  2. 古裝小說
  3. 寵婚小說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