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官場 > 明末第一禍害

更新時間:2019-07-31 15:44:46

明末第一禍害 連載中

明末第一禍害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紅燒大肘子分類:官場主角:王業泰李仙兒

主角叫王業泰李仙兒的小說叫《明末第一禍害》,它的作者是紅燒大肘子傾心創作的一本官場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崇禎十七年七月多爾袞:“還是皇兄說的對啊,取燕京如伐大樹,須先從兩旁研削,則大樹自仆,這中原還不是打進來了嗎,李自成你個小樣的你也別跑。”弘光元年多鐸:“王業泰,你能不能別追了,皇兄救我啊!”李自成:“幸好追你去了,跑這么遠可累死我了。”隆武元年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路上,慌了手腳的王業泰壓著嗓子小聲問道:“爹,這次咱們可怎么辦啊?”雖然知道張四知明年就要倒霉了,但是畢竟現在他還是內閣首輔,在崇禎面前說話的分量可一點也不小。

“莫慌,昨日為父已經交代過英國公了。”

見自己老爹做好了準備,王業泰便松了口氣。

張四知早年間生過怪病,故而臉上有一塊碩大的疤痕,此時聲淚俱下更顯猙獰,崇禎自然也厭惡的緊。

抬頭看看一邊的王氏父子,王業泰倒是十分的淡定,木然的等著張四知說完,王先通卻是在心里暗罵張之極道:這老東西越發的不靠譜了,說好了今日來解圍的怎么還不來。

張四知講完事情經過,冷哼了一聲瞪了一眼王氏父子之后便退到了一邊。

原本奢華的乾清宮隨著大明財政的日漸緊鎖,用度也一縮減。如今只剩下奢華的宮室,而殿內的朱漆都有些剝落。

可憐崇禎為了遼東戰事愁的正值壯年便生了白發,竟然還要處理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

“王業泰,張閣老所言可屬實?”

“回陛下,臣且不說這張小公子是如何欺壓良善,且問張閣老,這我大明現下內憂外患,張閣老可有濟世安邦之策?”

張四知氣的直打哆嗦,看著王業泰怒道:“黃口小兒,談何安邦!”

崇禎終于坐不住了,冷眼看著張四知道:“張閣老,朕倒是覺得王業泰言之有理,何必拘泥于這一件小事,張閣老還是應當以國事為重啊。”

張四知渾身顫抖著低頭不語,最終好像是下定了很大決心一般,猛地抬起頭,中氣十足的喊道:“陛下,老臣一世清名,不能因此毀于一旦,如若不然,老臣寧愿以死明志!”

說著張四知便梗著脖子朝著大殿的一根楠木柱子走去,大有一頭撞死在武英殿的氣勢,王先通原本想攔,王業泰倒也光棍,直接站起來走到了張四知身后大喊道:“啟奏陛下,臣方才所言句句屬實,如果張閣老以死明志,那業泰必定緊隨其后,以死謝罪!”

王業泰同樣的眼神看著張四知,反倒像是在嘲諷道:你丫的倒是撞啊!

崇禎強忍著心中的笑意看著殿上這兩個人,正當張四知騎虎難下的時候,一個小黃門匆匆跑了進來道:“陛下,英國公求見。”

“嗯,宣。”

張之極跑進了武英殿跪倒行禮之后興高采烈的說道:“陛下,遼東大捷,洪大人于松山一線斃敵近萬,敵擄數次潰散,洪大人正領著將士們乘勝追擊呢!”

崇禎聞言猛地站了起來,詫異的問道:“此話當真?”

“回陛下,千真萬確。”

這個時候張之極才看到了兩個梗著脖子對著柱子的腦袋,面露詫異的看了王先通一眼。

“張愛卿,你有此志向,朕心甚慰,不過若真要明志,不妨學學洪承疇。”

張四知見情勢不對,趕緊收起了梗著的脖子,跪倒在了崇禎面前,緩緩的摘下了烏紗帽道:“陛下,臣老了,恐難當大任了,請陛下準臣致仕。”

張四知閉上了嘴,睜著兩只目光炯炯的小眼淚眼朦朧的看著崇禎,這是文官常用的伎倆了,正當張四知等著崇禎出言挽留時,崇禎卻輕飄飄的說道。

“準奏,王承恩擬旨,東閣大學士魏照乘暫代首輔一職。”

張四知一愣,不敢置信的看著崇禎道:“陛下,老臣,老臣......”

“嗯?張愛卿怎么了?”

“老臣,走了。。。”

張之極跟王先通全都傻了眼,沒想到這張四知就這么被罷黜了,只有王業泰知道,這崇禎早就看出這張四知就是一滿嘴放炮的廢物,早就想免了他了。

王承恩領旨之后緩步走到了張四知面前,不由分說的帶著兩個小黃門便將張四知給轟了出去。

“這遼東雖然報捷,但是戶部已然沒有銀子了,朕愁啊。”崇禎意味深長的看向了張之極跟王先通,王先通率先跪倒在地道:“陛下!老臣世受國恩,今家國有難,自當毀家紓難,老臣這就回家變賣家產,定為陛下至少籌措十萬兩軍餉。”

張之極震驚的看著王先通,事成騎虎無可奈何,只得跟著王先通道:“老臣......老臣也可助餉十萬!”

言罷張之極還不忘幽怨的看了王先通一眼。

王業泰在那一年的時間里早就想清楚了,雖然當下之策保住大明才是比較理想的選擇,不過無論如何王先通打算毀家紓難去填朝廷這個無底洞是不現實的,與其把銀子交到貪官污吏的手中,還不如交給自己。

走出大殿的路上,英國公心痛的拉住了王先通,說道:“季貫啊,我這可都是為了你啊。”

王先通也哭著臉道:“大帥,我也沒錢啊,我們家可是真的拿不出十萬兩來啊。”張之極嘆了口氣道:“罷了,罷了,唉,季貫先隨我去兵部吧,讓這小子自己去忙吧。”

王先通一愣,問道:“怎么?兵部有事?”

張之極點了點頭道:“跟遼東捷報一塊到的,還有山東巡撫的急報,水泊梁山鬧起了流賊,已經截斷了漕運,今日未報,就是想哄陛下開心才能饒了你們父子啊。”

王先通知道事態緊急,于是也沒有推脫,兩個老頭急匆匆的趕往了兵部衙門。

王業泰心中更是大驚,因為這件事早就在那部書上記得清清楚楚的了。

看來自己手頭上的這些銀子還是有些不夠,得想辦法去趟江南,置些產業才穩妥。

當天訓練完軍士,王業泰急匆匆的離開了大內,直奔正陽門外,昨天在醉花樓救下的那個小姑娘早就等在了正陽大街上。

這姑娘本叫李仙兒,無奈家道中落父母雙亡,才淪落到了去青樓當清倌兒的地步。

李仙兒見到王業泰如期赴約,不禁喜形于色。

“就是這家鋪子,你幫我贖回來,書歸你。”

王業泰此時卻詫異的端詳起了李仙兒問道:“你一個姑娘家的,即便是贖回了鋪子又能如何,還不如我幫你置辦些嫁妝,你看如何?”

小說《明末第一禍害》 第7章 丑人張四知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逆襲小說
  2. 腹黑小說
  3. 幻想小說
  4. 歷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意境唯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