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官場 > 長安十二時辰

更新時間:2019-07-16 15:13:37

長安十二時辰 已完結

長安十二時辰

來源:酷炫書城作者:馬伯庸分類:官場主角:張小敬檀棋

主人公叫張小敬檀棋的小說是《長安十二時辰》,本小說的作者是馬伯庸創作的官場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唐天寶三年,元月十四日,長安。 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上元節輝煌燈火亮起之時,等待他們的,將是場吞噬一切的劫難。 突厥、狼衛、綁架、暗殺、烈焰、焚城,毀滅長安城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而拯救長安的全部希望,只有一個即將被斬首的獨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個時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張小敬和徐賓抵達光德坊,恰好用了一刻時間,代價是徐賓顛丟了自己的頭巾。在經過了嚴格搜檢之后,兩人在靖安司大殿后的一處僻靜庭院見到了李泌。

這里是一間退室,素墻灰瓦,平席簡案,窗下潦草地種著忍冬、紫荊、幾簇半枯的黃竹,主人顯然沒有在裝飾上花任何心思。唯一特別的,是一臺斜指天空的銅雀小日晷,可見主人很關心時間。日晷周圍挖了一圈小水渠,潺潺的清水蜿蜒流淌去了院后。

徐賓交還了銀魚袋,躬身告退,只剩下張小敬和李泌單獨面對。

張小敬雙手深揖,一只獨眼趁機飛快地打量了一下。這位面色清秀的說棋神童身著深綠襕袍,符合待詔翰林的六品之階。但魚袋是五品以上官員才許佩,他被賜銀魚袋,說明是天子超品恩賜——從這一個小小細節,就能嗅出濃濃的圣眷味道。

不過此時的李泌,可沒那么春風得意。雖然他極力維持平靜,但眉梢唇角的肌肉一直緊繃著,張小敬一眼就看出來,這位年輕人正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最有意思的是,李泌居然還手執一柄拂塵,不知道一個靖安司的庶務官,為啥拿著這么一把道家法器。

李泌拂塵一抖,沒做任何寒暄,直接開門見山:“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是朝廷的頭等機密。你只有兩個選擇,為我做事,或者回去等死。”

張小敬保持著沉默,他知道對方并不需要回答,只是在確認談話的主導地位。

李泌走到案邊,用力一扯,將墻上的白薄寬綾扯下來,露出一幅大唐疆域總圖,用拂塵指向北方一處:

“天寶元年八月,突厥內亂,新任的烏蘇米施可汗不服王化,起兵作亂。朔方節度使王忠嗣聯合了拔悉蜜、回紇、葛邏祿等部出兵討伐,整整打了一年半,如今突厥可汗已是窮途末路。”

他的聲音清澈、冷靜,十分有條理,就像是排練過很多次似的。

李泌一邊說著,一邊從旁邊書架上取下一卷以紅綢做標簽的書錄,扔給張小敬。這是一卷長幅,上面橫貼著一張張紙條。紙條上的筆跡都很潦草,長則百字,短則一句,按照時間順序排列。單獨看,都語焉不詳,但可隨著書錄徐徐展開,張小敬卻越看越是心驚。

“二年九月初,朔方留后院傳來一份密奏,說突厥可汗派遣了數批近侍狼衛潛入長安,欲對天子不利,以扭轉前線戰局。那些突厥狼衛是草原最可怕的精銳,殘忍狡黠,對可汗極其忠誠。為了專門策防此賊,朝廷才設立了靖安司。”李泌稍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可是突厥人的計劃到底是什么,我們并不知道。留后院和靖安司拼盡全力,也只是勉強捕捉到了其中一隊的動向。”

說到這里,李泌用手指關節輕輕叩了一下松木案幾:“本來靖安司設下請君入甕之計,想用這一隊狼衛釣出其他潛伏者。可惜手下庸碌,功敗垂成,在半個時辰之前竟讓關鍵人物給逃了!”

李泌吩咐人把剛才那次行動的往來文牘都取來,讓他瀏覽,隱隱有考校的意思。張小敬翻了一遍,指著其中一條記錄道:“突厥人來自草原,對馬匹鳴叫最為敏感。李司丞你下令清走貨棧周圍牲畜的時機太早,有聲變無聲,自然會引起警覺。”

李泌聞言,不由得怔在了原地,此前靖安司有過議論,曹破延是如何識破圈套的,結論莫衷一是。李泌一直認為是崔六郎無能才會露出破綻,沒想到原因居然在自己身上。他本來有意考校這個人,看其有沒有真本事,結果反倒讓人把自己的錯處揪出來了。

一念及此,李泌先是略有慚愧,可隨后卻微微笑了起來——這豈不正是靖安司尋找的人?

張小敬倒是面色如常,他在長安干了九年不良帥,什么詭異奇特的案子都經歷過了,這點簡單的推斷還原,根本不算什么。

李泌嘆息道:“入甕之計失敗之后,一切線索都斷掉了。我們唯一確定的是,狼衛一定會在今晚上元燈會時動手!”說到這里,他看向窗外的日晷,目光凜然。

張小敬聞言一驚。上元燈會向來是酉時燃燭,如今已過了巳時,滿打滿算只剩下四個時辰。

靖安司必須在四個時辰里,從百萬人口的長安城中揪出所有的突厥狼衛,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張小敬這才明白,為何李泌會如此急切地把自己從死牢里提出來。這件事太重要、太難、太急迫,尋常手段根本做不到,這位年輕的官員不得不兵行險招,紆尊降貴地跟一個死囚犯談話。

李泌高挑的身材微微前傾:“四個時辰之內,你能做到嗎?”

張小敬反問道:“為什么是我?”

“我查過你的注色經歷,你之前在西域跟突厥人打過交道,對付他們應該很有經驗;你又做了九年長安不良帥,這城市的情況,恐怕沒人比你更熟。”他有意停頓一下,復又抬起一只手,“只要你能辦成這樁差事,我保你個敕許特赦。”

對死囚犯來說,再沒有什么比赦免更有誘惑力了。

可張小敬沒有流露出驚喜,他的獨眼微微瞇著,似乎在思考著什么,然后恭敬地拱手:“多謝司丞美意,在下情愿回牢里等死。”

李泌眉角一抖,他居然拒絕了唯一可以求生的機會?為什么?

“長安有一百零八坊,想在四個時辰之內找出幾個突厥人,神仙也沒辦法。反正都是死,我現在回牢里,還落得個清省。”張小敬攤開雙手,然后轉身朝外頭走去。

“給你授宣節校尉,再加一個上府別將的實職,夠不夠?”

“這可不是酬勞的問題。”

李泌的臉色陰沉起來:“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開出你的條件!”他不相信一個人會放棄這個機會,除非他不想活了。

張小敬繼續向前走去:“我已經說了,這與酬勞多少無關,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你恨突厥人嗎?”李泌突然問了個無關的問題。

張小敬腳步停住了。

“恨。”聲音無喜無怒。

李泌的聲調陡然提高:“你那么痛恨突厥人,難道打算坐視這些野獸在長安肆虐?”

小說《長安十二時辰》 第一章 巳正〈10點〉8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古裝小說
  3. 神仙妖精小說
  4. 貴族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澳门赌钱游戏公司-网上赌钱游戏网站大全-线上十大赌钱正规平台_意境唯美的五言诗